文章引用自 瀚可把把部落格的小說創作

  

第一話

計畫是這樣的...
步驟一、我讓太太跟岳母帶著寶貝兒子去日本迪士尼好好玩個5天。

步驟二、我只需要躺在手術台上,就沒有我的事情了,據說我不會有任何疼痛。(昨天錢已經進去太太的帳戶了)

步驟三、進行換心手術後我死了,我的遺體將被送回住處,然後我的住處會失火,沒有人會知道步驟二。

幾個月前,我在下班的路上遇見了國小同學,他認出我了,大概是我長得太特別了,30幾年來我的外表沒有太大不同,我們閒聊了幾句,我才知道他繼承了父親的造船事業,現在已經是身價百億的企業家,而我現在每天努力的工作只是為了三餐的溫飽。

我這輩子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,書讀得不怎樣,高中畢業就開始工作了,作業員、送貨、業務員我都做過,大概是能力也不怎樣吧,總是沒能存下錢。

十幾年前我就搬到北部工作了,直到34歲那年結婚,36歲生下我的小寶貝,我們過的非常幸福,我非常愛我的太太跟兒子,為了讓他們過更好的日子,我在幾年前決定自己做生意想多賺點錢。

由於曾經在文具批發商當過送貨員,所以我選擇在學校附近開文具店,開始我標下一個會,再跟朋友借了一些錢,租下店面後自己簡單油漆跟裝了明亮的燈具,讓店裡看起來乾乾淨淨的,前老闆也對我很好,第一批文具讓我三個月後再開始付錢,就這樣,志峰文具就開張了(志峰是我的名字)。
五年了,生意一直不好不壞,我有做統計,每年都會衰退一點點,我猜是因為現在的人都不願意生小孩了,學生越來越少。第一年跟第二年賺的錢都比上班好一倍,第三年開始就覺的有點辛苦了,但是生活還算過的去。

四個月前發生大事情了,就在我隔壁兩家店面而已...新開張大型文具量販店,開張第一週,所有文具全面5折,還有百種1元商品,這七天我的營業額加起來不到200元,也就是說瞎子才會來跟我買。

"群文"的造船公司在南部,但是北部有分公司,所以他也常常上北部來視察公司業務,自從幾個月前的巧遇,他就偶爾會來找我,身價百億的他一點架子都沒有,對我的態度非常親切,我開始覺的人家事業會有成就真不是簡單得來的。

我們開始會聊一些事業,漸漸的我不敢跟他聊事業,我的文具是幾塊錢、幾塊錢,人家每張訂單是幾百萬,幾千萬,丟臉啊!後來就聊些家人小孩之類的,他的婚姻是長輩安排的,出國念大學時就當爸爸了,所以現在他小孩已經19歲了,但是我只聽到很表面的敘述,他好像不太願意談到他的小孩,不像我...講到我那念小二的"俊峰"我真的就沒完沒了。雖然每次見面只是一兩個小時,但是他都很認真在聽我說話,每次跟他見面我都覺得我像個偉人一樣,所以我都一直講、一直講。

最近這四個月的業績已經下滑到以往的一成以下了,也就是說...虧錢了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我想該關店找工作了,但是又有點捨不得,剛好"群文"來電說要請我吃飯。

 

第二話

由於曾經在文具批發商當過送貨員,所以我選擇在學校附近開文具店,開始我標下一個會,再跟朋友借了一些錢,租下店面後自己簡單油漆跟裝了明亮的燈具,讓店裡看起來乾乾淨淨的,前老闆也對我很好,第一批文具讓我三個月後再開始付錢,就這樣,志峰文具就開張了(志峰是我的名字)。
五年了,生意一直不好不壞,我有做統計,每年都會衰退一點點,我猜是因為現在的人都不願意生小孩了,學生越來越少。第一年跟第二年賺的錢都比上班好一倍,第三年開始就覺的有點辛苦了,但是生活還算過的去。

四個月前發生大事情了,就在我隔壁兩家店面而已...新開張大型文具量販店,開張第一週,所有文具全面5折,還有百種1元商品,這七天我的營業額加起來不到200元,也就是說瞎子才會來跟我買。

"群文"的造船公司在南部,但是北部有分公司,所以他也常常上北部來視察公司業務,自從幾個月前的巧遇,他就偶爾會來找我,身價百億的他一點架子都沒有,對我的態度非常親切,我開始覺的人家事業會有成就真不是簡單得來的。

我們開始會聊一些事業,漸漸的我不敢跟他聊事業,我的文具是幾塊錢、幾塊錢,人家每張訂單是幾百萬,幾千萬,丟臉啊!後來就聊些家人小孩之類的,他的婚姻是長輩安排的,出國念大學時就當爸爸了,所以現在他小孩已經19歲了,但是我只聽到很表面的敘述,他好像不太願意談到他的小孩,不像我...講到我那念小二的"俊峰"我真的就沒完沒了。雖然每次見面只是一兩個小時,但是他都很認真在聽我說話,每次跟他見面我都覺得我像個偉人一樣,所以我都一直講、一直講。

最近這四個月的業績已經下滑到以往的一成以下了,也就是說...虧錢了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我想該關店找工作了,但是又有點捨不得,剛好"群文"來電說要請我吃飯。

 

第三話

 如果不是群文帶我來,我看這我輩子是不可能走進這樣的店裡的。這是一家日本料理店,居然開在大樓裡,重點是連個招牌都沒有,完全不知道他要去哪裡找客人,一走進去就有人來接待,我們走進一個房間,厚實的原木長桌加上昏暗的深色裝潢,整個看起來很像拍日劇的場景,群文幫我點了菜,說實在的他真是貼心,我是完全不知道該點些甚麼。

群文:等等會有一個朋友來找我,你不介意吧!如果你不喜歡,我打電話叫他不要來。

我當然沒關係啦!我被眼前的景象弄的頭昏昏,都不知道該坐著還是跪著,印象裡日本人都跪著...

回過神來,我就想趁這個機會問他一下,我的志峰文具店,到底還要不要開,好歹人家是大企業家,請教一下應該會有不一樣的見解。

於是我直接將狀況跟他說了,他還是仔細聆聽的態度,真的讓我以為我非常重要。

群文:你先說你想怎麼做。

我說:我想結束營業去找工作上班。

群文:我從小就被訓練"不能輸",如果是我,我會選擇繼續下去並且趁這個機會將事業擴大,因為對方大肆宣傳已經將附近更多需要文具的人招集過來了,你現在擴大營業,就是賺到宣傳費。

我說:說得容易,我都嚇死了,他的規模我想沒有個三、四千萬是做不起來的。

群文:對你來說錢是問題,對我來說如何將錢賺回來才是問題。

這時候群文的朋友進來了,群文很慎重的介紹他。

群文:志峰,英哲是我的很重要的事業夥伴,他教我許多事情。英哲,志峰是我的國小同學,小時候志峰很罩我的。(我有很罩他嗎?我都忘記了)

我說:英哲先生您好。(到日本料理店就好像自己變成日本人了)

群文:英哲,我們剛好聊到志峰的事業,你也一起來討論吧!

英哲:沒問題啊!

英哲長得很高大壯碩,臉型卻極為秀氣,可以看的出來是文武雙全的材料。

英哲的看法跟群文差不多,想也知道,因為他們是同一國的,他們不知道我的世界,但是他卻說了一件令我萬萬想不到的事。

英哲:看來志峰擔心的是擴大營業需要的錢,我想如果只是幾千萬,我出啊,就算我投資志峰文具好了。

這下剛剛那兩杯清酒全散掉了,我想我紅紅的臉應該瞬間變白色了。
忽然,我看到百坪豪宅、賓士房車...我也有機會成為企業家。

 

第四話

 我跟淑玲之間幾乎是沒有祕密的。

在清潔用品公司當送貨員時認識了淑玲,第一次見到她時,她正兇巴巴的跟請款廠商吵架中,我心裡想"誰娶了妳誰倒楣"。沒想到那個倒楣的人就是我,(但是事後證實娶了她才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),每次我被欺負時都是她跳出來主持公道,我雖然長得高高壯壯但骨子裡卻是個濫好人,同事們都會邀我去去吃吃喝喝,一到結帳時刻一個一個的人都不見了,所以每次都是我付錢。

連結婚都是她提醒我的,真不知道萬一這輩子我沒有認識她,我的人生會亂到甚麼樣的境界。

結婚後她還是留在清潔用品公司上班,而我因為薪水太低而換了工作,就是文具批發商當送貨員啦!

老實說淑玲真的很照顧我,她不會像許多女生一樣輕聲細語的撒驕,但是她總是搶先一步將家事做好,她不會廢話一堆,但是每每都說到重點。結婚前兩年我真的有時候會羨慕別人有個像女人也很女人的老婆,我家淑玲是一點情趣都沒有,一年四季都穿一樣的長褲,整個衣櫥裡找不到一件裙子。直到生"俊峰"時她拿出存摺跟我說...

淑玲:志峰,我們的小孩快要來報到了,我們不能再租房子了,要給小孩一個安全的家,我知道你身上沒剩多少錢,我的存摺裡有70幾萬,我們買一間小點的舊房子,我現在大著肚子幫不上忙,你辛苦一點粉刷乾淨,小孩要用的東西我已經陸續有準備了,放在公司的倉庫裡,你等房子弄好就去搬回來佈置。

她說著說著,我已經掉下淚了,她怎麼可以對我這麼好而我還嫌棄她。

 

第五話

 去年開始生活就有點辛苦了,房貸加上車子老舊偶爾需要維修,現在隔壁又開了一家大型文具量販店,我本想乾脆關掉文具店去找工作上班,但是昨天群文約我吃飯時...
我將英哲的提議跟淑玲說了一遍,我跟淑玲之間幾乎是沒有祕密的,加上這麼大的事情是一定要跟她商量的。

淑玲:生意的事情我不懂,但是我懂你。你如果要經營這麼大的事業,必須有心裡準備,畢竟你不是一步一步做大,是有人給你錢,忽然變大,你不能像以前一樣的做法。做不做...你自己決定,但是怎麼做你可要好好問問有經驗的人,認真學習,我當然也想你可以讓這個家更好。

昨晚我整晚沒睡,難以決定,現在我決定放手一搏,這是我人生中一個最好的機會了。

有錢做事就是不同,英哲請了設計公司跟行銷顧問公司,才短短一個月幾乎可以開張了,我是每天都很興奮,現在我不是一人公司了,光三個營業樓層每個樓層都要1~2個人加上會計就要7~10個人才夠,應徵工作人員就夠我頭大了。這段時間英哲偶爾會過來看看,我是幾乎每天都工作14個小時以上,陪淑玲跟俊峰的時間少了很多很多,還好淑玲非常體貼,雖然還是上班,但家裡的事情完全沒有讓我操心。

今天面試會計來了20幾個人,當我在面談"育婷"時,英哲來了,英哲走進辦公室坐在我旁邊,幫我提了一個問題。

英哲:妳覺得這樣的營業模式,會賺錢嗎?就會計的角度,妳要在正常工作範圍外多做些甚麼事情才能讓公司賺錢?

育婷看起來是開朗的女生,外表看來比實際年齡成熟些,裝扮也很得體,素色套裝綁馬尾、著淡妝,大大的眼睛很有精神。

育婷:首先我要說,當然會賺錢,能花這麼多錢開文具量販廣場,一定不是商場菜鳥,相信老闆一定很有把握會賺錢才投資下去的。
再來就會計的角度除了做完份內工作以外,凝聚同事的向心力跟引發同事對消費者的親切熱誠態度,是我可以做到的,也是我所擅長的。

育婷還講了一些為甚麼要對消費者有熱誠等等的東西,其實我是不太懂,但是英哲寫了紙條給我"錄取她"三個字。

 

第六話

 終於開張,我堅持營業時間要拉長,從早上9點到晚上10點半,因為附近有補校,通常學生下課都很晚了,所以要配合學生作息,但這樣可累死我了,第一個月我每天從早到晚工作,沒休息過,但是成果也令人滿意,第一個月英哲就送我一個禮物了,一輛休旅車,換掉我的老爺車,讓我覺得自己真的時來運轉了。
當然每天努力工作也讓我極度疲累,經常趴在辦公桌前就睡著了。今天又是一樣,恍恍惚惚的就睡了,醒來時看看牆上的掛鐘已經夜裡2點多了,同事們都以為我是個工作狂,所以下班時間也沒有人叫醒我,但是我的背上蓋了件外套,不知道是哪個貼心的同事。

心裡嘟囔著,看一下廣告公司傳來的下波傳單再走吧!但是看到電腦螢幕上淑玲跟俊峰的笑臉,我就沒辦法了,回家去吧!

走出辦公室聽到倉庫傳來怪怪的聲音,誰啊...比我拼,還沒走!

打開倉庫門看到阿耀將一個女生壓在地上,濃濃的酒氣充滿著整個倉庫,我整個火漸漸上來,再走近一點看見育婷滿臉通紅的被阿耀壓倒在地上,胸罩已經拉開,阿耀正用力扯著育婷的內褲,感覺育婷有點晃神但是有像在抵抗著,我上前去用力推開阿耀,阿耀沒防備有人會出現,整個被我推開滾了兩圈好像有嚇到。我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先給育婷蓋著,然後看著一樣滿臉通紅的阿耀...

我說:你搞甚麼怎麼會這樣?

阿耀:我...我...

接著就跑了。

回過頭看到衣衫不整的育婷,我先去倒了一杯冰水並且刻意走慢一點,走回來時她已經穿好衣服坐在地上,但是感覺還是很慘,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慘。

我說:要報警嗎?

育婷:不要。

我說:那我能幫妳甚麼?要去醫院嗎?

育婷:你先離開,讓我在這裡坐一下。

其實我真的一點都不想管,我好累,但是事情發生在我店裡,我不在場的話也就算了,現在我還真的不能這樣就走。

我說:那先讓妳冷靜一下,我在辦公室裡有需要我就叫我。

育婷:......

我走回辦公室,我也不知道該怎樣才好,只好等一下,等她酒退的差不多再說。回到辦公室我找到阿耀的個人資料,他才剛退伍半年家住高雄,店一開幕就來當機車送貨員。

過了半個多小時我再走到倉庫去,育婷已經不在了。

 

第七話

 一整晚都沒睡好,帶著熊貓眼到了店裡,已經快10點了,阿耀沒有來,育婷也沒有來,我倒不覺得意外。
還好我每天都在店裡,所有的事情幾乎都可以銜接上,就是忙了點,加上我整晚都沒睡,頭有點痛痛的。

終於熬過這一天,等到大家都走了,我決定結完帳就要回家去,好好睡一覺,約莫11點半我放下鐵門設定好防盜,走到停車場準備拿出遙控器,忽然角落裡衝出一群人,拿著棍棒之類的東西朝我跑來,雖然我也算高大,但我直覺反應還是快跑,正在我邊跑邊回頭看時,我的頭就一陣痛,我知道挨了一棍,應該是有人在我前方等著我自己跑過去吧!我慢下來了,接著棍棒朝我亂七八糟打來,我只能擋多少算多少,混亂中我大喊"打錯人了"但是我隱約聽到"幹...他就是老闆,打他打他"...然後我就沒有知覺了。


睜開眼睛,我知道是醫院。

全身都痛的不得了,口很渴,頭漲到像要裂開,左手肘有感覺已經打上石膏了,由於脖子不能動,所以看不到胸部以下的狀況,房間裡很安靜,身邊應該沒有人。

閉上眼睛,又是一陣暈眩,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聽到淑玲輕輕的叫著我,"志峰...志峰...志峰"

我醒了,看到淑玲也正看著我。

我說:發生甚麼事?我睡了多久?俊峰咧?

淑玲:育婷的男朋友叫人打你,他誤以為你是英哲,你已經睡四天了,醫生說你有輕微的腦震盪,要再觀察,俊峰我送去媽家請媽照顧。

我說:關英哲甚麼事啊...

淑玲:這我也不清楚了,群文說等你醒了就通知他,我想他應該比較清楚吧!

我說:那...店咧?誰處理?四天,我的天啊!

淑玲:這幾天店休,好像是群文決定的。

我說:那英哲咧?

淑玲:從你受傷到現在沒都出現過。

這下我頭更痛了。

我的左手肘被打斷了,身上多處撕裂傷,左腳踝骨膜破裂,還有輕微的腦震盪。

 

第八話

 祕密的開始...

20年前...(在台南醫院的婦產科)

陳醫生:鄭太太,妳小孩18週了,他的心跳有點雜音並且不太規律,我幫你安排去找胡醫生做一次檢查,看看寶寶的心臟是否異常。但是妳不要太擔心,等檢查出來再說。

鄭太太:陳醫生妳不要嚇我,妳再仔細幫我檢查一次,我怎能不擔心,我好擔心。

25分鐘後...

陳醫生:鄭太太,我還是建議妳先去找胡醫生,畢竟心臟不是我的專長,小心點好。


三年後...

鄭群文跟太太淑芳在台大醫學院裡,等候開刀中的的小孩"永航"。
永航才滿二歲就已經第二次心臟開刀了,永航是發紺型先天心臟病童,狀況算是嚴重的,幸好群文家境非常富裕,而且群文是長子,永航是長孫,爺爺非常疼愛與在乎,家裡甚至有完整的手術室設備,還為一位心臟外科醫生蓋了一棟豪宅,就在自家隔壁,為的就是可以時時刻刻預防萬一發生。

為了永航,群文跟淑芳已經不知道哭過多少次了,永航似乎懂得自己的身體不好,幾乎不太哭鬧,儘管切開胸腔後的復原過程有多痛,永航也都忍下來了,幾次永航看到媽媽偷偷在哭,就會跟媽媽說,媽媽...哭太多會呼吸困難也會抽筋跟昏倒,妳不要再哭了。

永航七歲那年,群文在一次餐宴上認識了高雄建築大亨的女兒"立雯"跟女婿"英哲"
立雯跟英哲的兒子也是先天心臟病童,兒子剛滿三歲。從此以後群文跟英哲便成了很好的朋友。群文本就非常疼愛永航,為了讓永航可以像個正常的小孩,群文不惜付出任何代價,甚至曾經想過將自己的心臟給永航,而英哲為了要擠進富豪之門更是費盡千辛萬苦,他更不能讓自己的兒子就這樣離開。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群文跟英哲的孩子就在時好時壞的狀況裡渡過,一直到近幾年,心臟手術越來越成熟,醫生建議如果有適當的機會可以做換心手術,但是適當的心臟當然是難求,就算再有錢。

永航十二歲那年,英哲跟群文在閒聊時,英哲開玩笑的說...

英哲:何不花錢買個心臟,我相信只要錢夠多,一定可以買到。

群文:好、好、好,十幾年了,永航痛苦,淑芳痛苦,我也痛苦,英哲啊...你那麼聰明,你想想辦法,反正我有的是錢。

幾天後,英哲想出辦法了。

 

第九話

 群文:你是瘋了嗎?我就當你沒說過,要做你自己去做,神經...

英哲:好,那你答應我不准說出去。

群文:我是不會跟任何人說的,但是你可要想清楚喔!


永航十七歲那年偷偷跑去騎單車時心臟病發作被送到醫院,醫生發出病危通知,群文當時人在西雅圖,淑芳在醫院急到昏倒,幸好搶救回來,悲劇沒發生。

群文:英哲,你兒子現在如何。

英哲:很好啊,去年開始讓他去學高爾夫,現在有點基礎了,他自己也很喜歡打。

群文:上週永航又發作一次,淑芳在醫院昏倒,我真的不知到該如何了。英哲,你幾年前那次手術是...

英哲:很不舒服的經驗,不要再提了。

群文:你可以幫我嗎?

英哲:手術後那年我每天都很擔心,好不容易事情已經過去了,現在又要來一次,
讓我想想。

群文:開個價吧!

 

第十話

英哲:過濾了名單裡的人,條件比較適合的剩下這兩人,你做個決定吧!

群文:就志峰吧!幾十年不見了,沒那麼奇怪。

英哲:就知道你會選他。下週再見個面,我把做法跟你說。

五天後...

英哲:你下週先跟他巧遇一下,兩個月後我再找人在他店旁開家大型文具量販店,

然後...


醫院裡的我...

又昏睡了一整天,醒來是半夜了,我努力將整起事件回想一遍,還是找不到問題出在哪裡?我想還是要找到育婷跟英哲問清楚才能拼湊出輪廓,但是比較麻煩的是現在店租一天就要6000元,我又斷手斷腳的,甚麼事都不能做,店一直歇下去不是辦法,會對不起英哲,我該怎辦啊...頭真痛。

中午淑玲幫我帶吃的過來...

我說:淑玲,我的手機裡有英哲、育婷跟副店長美雪的電話,你幫我連絡一下他們,看看可不可以約他們來醫院。

淑玲:好,我試試看。

副店長美雪下午就來看我了,她是個單親媽媽,有三個小孩,老公因販毒、吸毒入獄服刑中,小孩在兒童之家,她算是負責又認真工作的女人,就是笨了點。

美雪:老闆老闆,到底是怎麼回事啊,怎麼就一堆人都忽然不見了。

我說:我哪裡知道,我都被打的莫名其妙的。先不管啦...妳可以自己開店嗎?我現在斷手斷腳不能行動,但是我可以連絡廠商供貨及處理一些不需要在現場的事情,你幫我注意現場,每天結帳,先找一個會計,臨時的也沒關係,撐到我出院再說。

美雪:不知道行不行欸。

我說:會比較累,我給你加薪另外算加班費給妳,拜託啦!等等連絡一下所有的人,明天就開門營業,妳就當代理店長,小事妳決定就好,覺得沒辦法處理的妳就跟我說。

美雪:好吧!我試試看,晚點再跟你說連絡狀況。

我說:喔!對了,阿耀應該不會來了,妳在多徵一個機車送貨員。

美雪:阿耀,不會吧!前兩天還有打電話給我,問我公司的事情。他很窮,快領薪水了,應該不會不來。

我說:妳現在打電話給他,叫他來醫院找妳,不要跟他說我住院。

美雪:可是...我有跟他說你被打,住院了。

我說:那他怎麼說。

美雪:他說你很冤旺。

我心裡想,他怎麼會知道我很冤旺。

我說:你叫他來,他會來嗎?

美雪:叫他來領薪水,他一定會來。

我說:那妳現在打給他,叫他來。

果然,錢的力量大,40分鐘後,阿耀來了...

阿耀:老闆,你有好點了嗎?

我說:沒有,被你害死了,我腦震盪,你慘了,你要養我下半輩子。
我故意緩和一下氣氛。

阿耀:老闆,不關我的事情啦!

我說:副店長,我好餓了,去幫我買麥當勞,阿耀,吃不吃。

美雪:麥當勞很遠欸...

我說:去買就是了,囉唆。

阿耀:副店,我剛剛吃飽了,不用買我的。

我說:快去快去,回來前打個電話給我,我搞不好會忽然想吃甚麼,再跟你說。

美雪:老闆,你真的頭被打壞了,你以前不是這樣的。

我說:滾...

美雪悻悻然的飄開...

我說:阿耀,你知道我為甚麼被打?

阿耀:我...

我說:阿耀,你在倉庫的事情,我不會講出去,現在應該沒有人知道,但是你如果不說,我就去告訴育婷的男朋友。

我心想唬唬他,我哪知道育婷男朋友是誰。

阿耀:我說我說,那天育婷紅著眼眶回到辦公室,剛好我在。我就問她怎麼了,她就哭了,也不說是怎樣,但是看得出來很傷心,我想可能是跟男朋友吵架之類的,這種事情我很有經驗,沒甚麼難處裡的,酒喝下去就解決了,像以前我有一次...

我說:不要再屁了,然後咧...

阿耀:喔!然後我就說陪她去吃東西,我還買了酒幫她療傷,但是她的身材實在太誘人了,她邊喝著酒,那個上衣的扣子就...

我說:停停停,你又岔題了,我要知道她說了甚麼,為甚麼哭啦!氣死我了...

阿耀:事情是這樣的,育婷喝的差不多時,有說,她愛上老闆了。

我說:不是我喔!

阿耀:想也知道...啊...沒有啦!

我說:繼續...

阿耀:她說來公司以後,英哲老闆就開始約她出去,據我犀利的觀察和我對女人的了解,他們倆應該上過床,所以應該

我說:回題...

阿耀:育婷說,那天英哲老闆跟她提分手。

 

第十一話

我大概可以整理出來了,英哲喜歡上育婷進而追求,私下交往一段時間後畢竟自己有家室,所以提出分手,那天晚上育婷因為阿耀的行為導致衣衫不整的回去,應該是男朋友追問之下育婷說出是"老闆",哪知道不是我這個老闆,是另一個老闆。
隔天下午,群文來看我了。我將自己的判斷跟群文說了一遍。

群文:差不多是這樣了,英哲是入贅的,她跟育婷的事情已經被太太發現了,英哲被迫去跟育婷談分手,她太太我也認識,現在英哲跟太太先去美國的家住一段日子,最近應該不會回來了。

我說:那店的事情...

群文:英哲的太太做事非常果決,她選擇原諒英哲,但是不能藕斷絲連的拖下去,她把英哲的一切資源都切斷了,就連行動電話也停了。
關於文具店,英哲已經撤資,接下來跟店有關的所有事情你要自己處理了。

我說:撤資.........
四千多萬,我扛不起啊,文具店申請的負責人是我的名字,貨款的支票也是我的名字開出去的,他不可以這麼不負責任,我要找他談。

群文:你找不到他的,連我都是他主動找我跟我說了所有情況,我才知道的。
我公司最近也有許多事情要處理,應該也幫不上甚麼忙,你自己試試看,真的有問題,你再找我好了。

群文說完後關心一下我的傷勢,就離開了。

我沒想到會變成這樣,太不可思議了,我該怎麼辦,現在店有賺錢而且我跟廠商夠熟,貨款還可以擋著,但是開辦的裝潢尾款、廣告等等雜支加一加也還要600多萬,眼看就要到期了,我哪裡來的錢啊...

 

第十二話

這兩個月我的心情像洗三溫暖,出院後接著支票到期,剛好那幾天群文出國,我完全不知到該如何是好,我又不敢讓淑玲知道,一直拖到支票到期日當天中午,我湊盡所有的錢也還不夠三百多萬,如果讓他跳票,這家文具店,我的事業就這樣毀了,自從我當這家店的負責人以後,我的手機就經常出現一些支票借款的簡訊,借一萬利息才100元,我一直在想該不該去借錢來渡過這一關,一個賺錢的事業我真的不甘願就這麼垮了。
拖到下午2點,我終於鼓起勇氣打了電話,電話那頭傳來少女般的聲音,詢問了一些問題後,說金額太大,他們可以借這筆錢但是要來店裡看看並且利息是一萬元收900...
這一關是過了,現在每個月要給27萬的利息錢,我隱約覺的很危險,越是這樣,我越不敢跟淑玲說。

兩個月後我拖欠廠商的貨款也開始陸續要支付了,這兩個月我除了工作身體累以外,精神壓力更是大的離譜,我的85公斤體重已經降到79,兩個月瘦了6公斤,淑玲都說我太累了,不斷燉湯幫我補身體,其實我幾乎都沒喝,根本沒有食慾。

又過兩個月,我下一趟南部去找群文。

我說:群文,我撐不下去了,我跟人借貸每個月的利息已經壓得我喘不過氣了,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?借我錢週轉,店裡有賺錢絕對可以還的出來,你一定要幫個忙。

群文:我的事業雖有雄厚的財力,但是我的原則是每一筆商業支出都是經過計畫的,我有錢,這輩子跟我借錢的人非常多,年輕時我都不好意思拒絕,但是每一筆借出去的都沒有回來過,我可以幫的部份不會是錢,為了錢,經常朋友都沒得做。

這個時候,來了一個年輕人。

群文:永航,叫叔叔。志峰,我兒子永航。

我說:永航啊...太白囉!不要一直念書,有空要多運動...

永航:謝謝叔叔。

說完就進去了。

我說:群文,你兒子看來精神不太好喔!

群文:他有病,很嚴重,能活到現在算是奇蹟了。

可以看出群文眼眶已經泛紅。

我說:怎麼了,甚麼病啊...這麼嚴重。

 

第十三話

群文拒絕我的要求,我搭高鐵回北部的路上出現想死的念頭,我雖然能力不是太好,但是這輩子沒欠過別人錢,沒求過任何人,但是這次我欠太多了,現在我連想停止的權利都沒有了,我很後悔去借錢撐這個店,超過我的能力太多了。

邊擔心錢邊做事,結果就是做不好事,我現在做事錯誤百出,效率不好,對員工沒耐心,脾氣暴躁,連美雪都跟我提辭職了,反倒是阿耀跟我越來越好。

又拖了快兩個月我已經決定把店收起來了,我計算一下可能的負債,大約在兩千萬上下,但前提是融資公司願意讓我停止計息,慢慢攤還,否則我這輩子是還不完了,我必須鼓起勇氣去面對融資公司,為了這些事情我已經嚐到身體累但是精神卻緊繃到無法休息的地步。

正當我萬念俱灰時,群文帶著永航來店裡找我。

永航臉色慘白的坐在群文身邊,一副隨時會睡著的模樣。

群文:永航很難得有機會離家這麼遠。

我說:我了解,太冒險了,但是為甚麼?

群文:我來跟你商量一件事。

我說:你說。

群文:永航其實有機會過比較正常的生活,只要有顆適當的心臟。

我說:那可真是不容易。

群文:當父親的,為了讓孩子活下去,再難也要想辦法。

我說:那倒是,適當的心找到沒...

群文打開手提箱,讓我看到滿滿一箱的錢。

群文:這裡有兩千萬,我猜你大約需要這麼多。

我看到這麼多錢,心裡出現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,是極度的興奮跟極度的恐懼交錯著的感覺。

我說:要我去做甚麼,要我去做違法的事情嗎?

群文:違法的事情我來做,你不用。

我說:快說。

我有點急了。

群文:其實我跟你的巧遇是經過安排的。這一年來的一切都是我跟英哲計畫的,除了英哲跟育婷的外遇,還有育婷的男朋友找人打你這件事情是個意外以外,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安排好的。

我愣住了,沒能反應甚麼。

群文:永航需要一顆適當的心臟,而那顆心臟正在你身上。

我的大腦開始回想這一年發生的事情,開始想群文要我怎樣?開始想我未來會怎樣?開始想...胡思亂想...

群文:我們都快半百的人了,我不跟你再浪費時間了,你可以翻臉怪我、恨我,但是你還是要繼續面對你目前的處境,我可以確定你的家庭應該是毀了,你兒子的一輩子也毀了,他不能好好念書,他找不到好工作,沒有女生願意嫁給他,他沒有未來,他甚至會去自殺,而你跟淑玲會辛苦工作到完全不能再工作為止。

群文:但是你可以考慮接受我的條件,現在你只要拿走這只手提箱,去把錢還掉,這家文具店就是你的。我會買兩戶超過百坪的房子,送給淑玲跟俊峰,地點你自己決定,然後再給你一億台幣,你現在就決定,等等我走了就不會再跟你見面了。

我說:我.....要我作甚麼。

群文:很簡單,計畫是這樣的...

步驟一、你讓太太跟岳母帶著兒子去日本迪士尼好好玩個幾天。

步驟二、你只需要躺在手術台上,就沒有你的事情了,我保證你不會有任何疼痛。

步驟三、進行換心手術後你死了,你的遺體將被送回住處,然後你的住處會失火,沒有人會知道步驟二。

群文:我知道你有保險,雖然不是太多錢,但總還是多賺了一筆。

 

第十四話

開這個店以後,每天回到家都只能看到俊峰小小的睡臉,在小夜燈的微弱光線之下,我好希望能夠一直一直就這樣的看著他,老天可以給我多一點的時間嗎?
我好想參加他大學的畢業典禮,我好想看他穿著西裝親吻她的新娘,我好想餵他的小孩吃飯,我好想好想多陪陪他...
這時淑玲醒來,剛好看到我站在床邊看著俊峰,應該沒有看到我的眼淚。

我說:淑玲,明天幫俊峰請一天假,我好久沒有帶他去玩了,我明天帶他出去走走,順便買點衣服玩具給他。妳也忙了一天,繼續睡吧!不用管我。

淑玲閉上眼睛繼續睡覺。

洗好澡後我坐在床沿,好久好久沒有好好看看淑玲了,結婚11年了,我沒有買給她甚麼好東西過,但是她從來不曾有任何抱怨。
她的手臂比以前粗了些,是抱俊峰造成的。
她的眼角有些皺紋了,但她還是那麼的清秀甜美。
她的手掌也變粗糙多了,原因當然是做不完的家事。

淑玲,我這輩子能給妳的已經很少了,我真的不願意妳在未來幾十年裡跟著我吃苦受罪,我自私的選擇先走,希望妳不要恨我,我知道留下妳,讓妳想念著我是一件殘忍的事情,如果可以有來生,希望妳還是願意跟我做同事、跟我約會吃飯、幫我罵那些欺負我的人、提醒我年紀不小了,我們結婚吧!如果可以有來生,我會準備七十萬買房子,不會用你的私房錢了。

淑玲,謝謝妳給了我精彩的人生,幫我生了俊峰,我可以給妳的,也只有這些了,往後的日子裡要辛苦妳了,原諒我自私的先走了。

淑玲,今晚讓我抱著妳睡。

 

第十五話

昨天我讓淑玲跟岳母帶著俊峰上飛機去日本迪士尼玩。

在她們上飛機的同時,群文的錢已經匯入我為淑玲新開立的帳戶裡。

群文說:我不能寫遺書跟寫任何東西給任何人。

我可以活到明天。今天我要好好的跟自己在一起,這是我跟自己在一起的最後一天了

四十七年來,我並沒有為自己做些甚麼,我好像也不曾特別希望做些甚麼跟買些甚麼,現在我有好多錢,卻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真的想要買些甚麼東西,所以最後一天我選擇在家裡渡過,好好溫習一下自己這幾十年的日子。

國小五年級暑假,跟啊國去探險,翻牆進鬼屋,結果被牆上的碎玻璃劃破右大腿,血流不止,媽媽抱著我去醫院邊哭邊幫我壓住傷口,滿臉的血跟淚水讓我現在想起來好心痛,我終於可以了解當初媽媽的心情。我摸著右大腿的傷疤,眼淚就停不下來了,媽媽謝謝妳,我想跟您說聲對不起。

國中時吸煙被記一次大過,爸爸當著鄰居的面前賞了我一個耳光,我也毫不客氣的推了爸爸一把,然後離家出走在中山公園睡了兩個晚上。兩年後爸爸因為肝癌過世,我到現在都還沒有跟他道歉,爸爸現在我給您跪下,你生下了我,養大了我,我卻沒有好好對待您。

當兵前跟初戀情人麗英上床,第一次感受到跟女孩光著身體躺在一起的震撼。麗英,妳現在過的怎樣了?還住在延平路嗎?

年終尾牙那天淑玲喝醉酒,大家叫我送她回家,淑玲在貨車上親了我,那天,我永遠都忘不了。

兩個小時後我開始將俊峰的玩具跟衣服整理一遍,我看到淑玲懷孕時,我就買來一直掛在牆上的小連身衣,那是俊峰的第一件衣服。

拿起這些年來拍攝的照片,每一張都讓我回想起過去的一切。

從來我都不曾整理過衣櫃,淑玲總是將我的衣服洗好分類,我還真的沒有去看過淑玲究竟有多少衣服家當的,現在我總算有機會認識一下這個為我無怨無悔付出十幾年的女人。

 

第十六話

結婚證書跟一些金飾還有我的退伍令、護照等等重要的東西放在我們當初結婚喜餅的鐵盒子裡。其他的大概沒甚麼令人驚訝的東西了,同樣顏色的衣服、褲子、襪子整齊排好,上層櫃子裡有兩袋防塵袋裝著洗好晒過的厚棉被,兩個袋子中間有個空隙,還好我夠高,看到一疊書,我有點好奇,搬出來一看才知道有10本厚厚的日記簿。

我都忘記淑玲是中興大學的商學系,她有寫日記的習慣我還真的不知道。

這下我不會太難熬了,這十本日記夠我看到明天了。

我有答應她,要在生日那天帶她去看電影嗎?

她的腳指甲有翻起來過嗎?

買了駝色的冬天外套,穿給我看加上又燙了頭髮,我都沒發現?

她在我睡覺時看著我,捲我的頭髮,有這回事?

找找現在的日記吧!


12點了,你還沒回來,昨晚你站在床邊看著小峰睡覺,我看到你掉眼淚,你真的太累了,真想叫你不要再經營這家店了,你都瘦10公斤有了。

好久了你沒有抱著我睡了...昨晚你抱著我睡,你怎麼了?

你讓我帶著小峰去日本玩,你這輩子也才出國一次,總覺的怪怪,但是不論你說甚麼我都會聽,我相信你。


我看到日記裡夾著一封信...

峰...我寫這封信給你。不知道你是否會看到,如果你工作忙沒看到,那我就放心了,但你如果有看到,我先說,不論你做甚麼決定,你都要知道我們三個人是一國的,一定要想到我跟小峰。

幾個月前我支持你做這家店,現在我還是會支持你。你忙沒關係,我絕對會讓這個家更有條理,顧好小峰的生活跟功課,沒為甚麼,只因我們是一家人。

我不知道你為甚麼忽然要我帶小峰去日本玩,還給我這麼多錢買東西,你一向不是這樣奢侈的人,但是我不想多問,需要讓我知道的事情我相信你會告訴我。

這幾天我們不在,你的髒衣服放在洗衣機就好,我回來再洗。
維他命記得要吃,當然三餐要準時,還有你好久沒去游泳了,我好喜歡看你游泳喔!有空去游泳吧!

等店比較穩定下來後,我們去看看你爸爸,好久沒去上個香了。

志峰,你是個好人,這輩子我跟了你,我覺得好驕傲。或許現在辛苦、不順利,但是你要知道我們是在一條船上,少了誰都不行,我不一定要過甚麼好日子,有錢沒錢日子都可以過,重點是你我彼此相愛,我們要一起走到年老,好好體驗這段人生。

志峰,我愛你。

 

第十七話《終》

兩天後的凌晨4點,價值千萬的銀色賓利Azure,慢慢停靠在碼頭岸邊,黑暗中壯碩的身影,肩上扛著一捲像地毯的東西,上了小型遊艇,接著遊艇緩緩駛向港外。

離岸不到一公里,遊艇停了下來,大約10分鐘時間,遊艇冒出濃煙然後大火竄出,幾分鐘後游上岸的依舊是壯碩的身影,疲累的徒步離開。


24小時前,我接到群文的電話...

群文:你現在開車到基隆的...那棟別墅的門會自動打開,你的車就開進來。

兩個小時後我到了,算是有點偏僻的地點,建築物是棟日據時代的舊別墅了,有座大院子,整理的很乾淨,佔地應該不小。

客廳裡有三個外國人穿著防塵衣,應該是醫生。群文非常鎮定的坐在沙發上,示意要我坐下,並揮手要他們三人離開。

客廳裡很安靜,幾乎靜到連我的心跳聲都聽得到,我心跳的很快,很快。

群文:現在我說的每一句話,你都要專注的聽。

以下是群文說的話...

這幾十年來,我過的很痛苦,我喜歡大海,我一直夢想當個航海家,自由自在與海天為伍,但是我爸要我繼承家裡的事業,要我唸哈佛,要我娶淑芳,生下永航後,我更痛苦。永航的心臟病常發作,昏倒是家常便飯,我知道他生不如死,我也知道他幾度想自殺,他跟我一樣,過的很痛苦。

三年前他趁我出國,偷偷溜出去騎單車,那次他是想死。那次過後,我就發誓要讓他過正常人的生活,就算只有幾年或者幾個月。

我給了英哲一筆錢讓他幫我計畫這整件事情,本來不會這麼快的,但是他搞砸了,他跟育婷弄壞了整個計畫,現在我就將計畫跟你說了,這個計畫一直在我心中,連英哲也不知道,現在告訴你,我要你將這個計畫當成祕密,永遠都不能說出去,我想你也不會說出去,因為你是計畫中的重要角色。

這幾個月我偷偷觀察你,你是個好人,跟我在商場上交手的每一個人都不同,你簡單的相信與無怨的負責,我都非常欣賞。上次我跟你提出條件時,你並沒有狹怨抱復的心態,甚至錢已經匯給你了,其實你是可以反悔的,你還是依約前來,我想就是你了。

我本來跟英哲計畫要用你的心臟來救永航,但是我知道這樣做,我一輩子都會內疚,而且孩子是我生的,沒理由用你的命來換,我才是最適當的人選,這樣也不會讓永航接下來的生命有瑕疵。

所以等等手術後你開我的車記得戴上手套,將我的遺體送到遊艇上,出海去,放把火燒了遊艇,游泳上岸後徒步離開,車子就放著不要管它,我留了遺書在車上,不會查到你的。

活體器官移植是非法的,我不願意永航知道是我的心臟給了他,幾個小時前他就昏睡了,我只是告訴他要再開一次小手術,他不會知道換了心臟,他會認為我是自殺的,所以他不會怪自己或任何人。

你離開後繼續經營文具店,答應我至少三年不能結束營業,也不要頂讓給他人,盡量低調過日子,這是為你好,相信我,日後英哲若出現,不要跟他打交道,你玩不過他的,離他遠點。

至於我給你的錢,就當同學一場,你結婚我也沒到場,算補個紅包給你了。

我要你每個月都跟永航打一次電話,連絡一下,就讓他知道是我拜託你的,必須持續到永航過世,如果有必要你甚至要讓你兒子繼續這個任務。

這裡有一把銀行保管箱的鑰匙,你幫我保管著,萬一我的家族企業發生危機,你去拿保管箱裡的東西,交給永航,讓他自己處理,但是如果有必要,我請你要照顧永航,把他當自己的小孩。

話說完,群文跪了下來...

他真的好偉大,好偉大...我一時真的沒辦法反應過來,我只能不斷的點頭。

接著他教我簡單的駕駛遊艇方法,然後叫我在客廳等一下。


手術進行了14個鐘頭,其中一位醫生走出房間跟我說,你可以出發了,這裡就交給我們。

時間大約是凌晨3點半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蕾蕾的媽 的頭像
蕾蕾的媽

好奇寶貓&開心蕾蕾

蕾蕾的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